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那位永远离开的工程师说“我想休息一下”

作者:时间:2019-01-04 15:50浏览:

谢婷 来源:微信公众号 攻城狮茶楼 


推荐语

本文根据一位工程师遗孀来信整理。由于原文一直说涉及敏感词无法通过系统审核,只能对相关内容作了调整,才得以发布。无论双方最终的协商结果如何,这位只比小编大一岁的工程师是永远地离开了,走得太突然,都没来得及告别,只是在刚发病时留下一句“我想休息一下”。


走得太突然,都没来得及告别

那个说等孩子大了就把他们都赶走,要和我好好过回二人世界的男人,那个答应爱我、照顾我一辈子的伴侣,齐ZY,他失约了!

2018的10月19日,在内罗毕阿卡汗医院的ICU病房,他永远地离开了我,离开了他爱的孩子,离开了他年老的母亲,离开了他深深热爱的这个世界。

10月18日晚上20:10左右接到了他同事的电话,告之齐晕倒了,正在阿卡汗医院的急救室。

我赶紧带上两孩子赶过去,看到的是齐呕脏的外套和一群闻讯赶来的同事。急救病房里,他像睡过去了一般,任凭医生和护士抢救,没有任何反应。

CT结果出来是脑出血,且位置凶险,靠近脑干。医生建议,由于出血点位置危险,且出血影响到了脑部,造成剧烈的呕吐,呕吐物严重感染了肺部,且全身高烧,需要脱离危险期才能手术。

当晚转到了ICU病房,说等次日早上再做一次CT看病情如何。

10月19日7:30,我终于等到护士的通知,可以进病房看他,可我看到的却是齐身边围了一圈的医生护士,给他按压心脏,电击,注射强心剂,我意识到最坏的结局出现了……

我原本是不敢走过去看这一幕的,但突然想到,如果这真是齐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,或者是在和死神拼命挣扎的时候呢,我一定要陪他呀!

他的一个同事搀着我,我靠在病房推门旁边小声地给他打气,我想让他知道,我在这里,在这里陪他,给他加油,一定要挺过来。

可惜最终还是失望了,当我看到一个护士拿出手表,对照时间填表,那个印巴女医生走到我跟前说sorry for your lost的时候,我的心啊,疼得不能喘气...

那个一打电话就跟我说“想我”,每天早上去上班之前都要亲我一遍的那个男人,就这么没了?

旁边的护士慢慢撤走了机器,我仿佛看到了一夜未见的齐,他还是那样,像无数次他半夜加班回来,带着白天的灰尘和汗味走到床边亲我,我被他吵起来失去睡意后,再静静地看着他在我身边沉沉地睡过去。

只是这次,他再也不能睁开眼睛,不能张开双手拥抱我了。

接下来护士们做各种后续工作,清理创面,最后护工和护士给齐裹上了一层白床单,把他推到了医院的太平间。我默默陪着他,在齐的身体尚未凉下来,我让保姆Eliza带着两个孩子从家里赶了过来,来看爸爸最后一眼。很多陪同的同事也哭了,我只是默默搂着齐的身体,想让他不要变凉,让我再多和他呆一呆。

那位永远离开的工程师说“我想休息一下”_1


“我想休息一下”,这是他最后的话语

10月19日中午,齐的遗体推到了医院的太平间。回家之后,我向当时事发在场的同事了解到了当时的情况:

齐和客户开完会后,正在开着车,他突然说自己脑袋很疼,要休息一下,当时大约是10月18日晚上19:40左右,于是他把车停下来之后,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,并开始呕吐。

他车上的两个同事马上在代表处的群里发了消息,离他们位置最近的一个同事赶了过来,把齐放在自己车里,送到了离事发地点最近的内罗毕最好的阿卡汗医院。

我一直在想他最后的那句话,休息一下。

是的,齐确实太需要休息了,自从2017年1月8日从国内休假回肯尼亚,直到2018年10月19日离世,中间近22个月他没有再回国休假过,本地的节假日也是为了保障业务而全天留在客户处值守,就算能休息也只能呆在内罗毕市内。直到离世,还剩余了整整33天的年休假(每年18天的年休假)。

在这种长时间的高强度的压力下,自从17年底,他就一直跟当时的NTD主管提出请假,但都被拒绝,一直拖到2018年的9月,总部来了协助处理该项目的专家,他还是没能请到假。

在他出事的一周前,他无奈地发微信跟我说,可能挺不了一年的割接了,出事的前两天,他还在通宵割接,没想到悲剧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,每每想到此事,我的眼泪真是流也流不尽……


人生至痛,情何以堪?!

我和齐在2006年相识于深圳总部的机加中心,他当时是接入网的宽带工程师,我是惠通的海外热线。

2007年10月他转入全球技术服务部去了非洲的坦桑代表处,三个月后我辞职去了坦桑陪他一起生活。

2009年7月,我们在坦桑___领了结婚证。

2010年9月,我们的大宝出生在坦桑阿卡汗医院。

2011年4月,他来到肯尼亚代表处,同年八月我带着大宝也来到了肯尼亚陪他。

2015年,5月,我们的二宝出生在内罗毕医院,这些年我一直带着孩子们陪在他身边,一起生活在肯尼亚。

出事的十天前,他领到了海外十年的奖牌;

出事的两天前,他还在通宵割接,没想到两天之后他便这么匆匆走了,为了safaricom的IPcore项目,为了HW在非洲通信市场的开疆拓土,他献出了自己年仅36岁的宝贵生命。

是的,我知道HW永远不缺少像齐这样的热血男儿,舍小家为大家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如今不仅在非洲的各个国家,乃至整个世界都是家喻户晓,也是我们中国制造的骄傲和自豪!

可是,我的小家,却从此破碎了。八岁和三岁半的孩子永远地失去了保护他们的爸爸,我再也等不到那个和我白头偕老的爱人,年迈的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,这是她唯一的爱子啊!

人生至痛,情何以堪!


编后语:

对于这位工程师的离去表示深切的哀悼,家庭一夜之间失去了顶梁柱,这对于家庭成员来说,于是沉重的打击,从道义来说,无疑是非常值得同情的。

然而关于赔偿事宜,除了商业意外险的赔付之外,要想再获得公司的工伤赔偿的话,无疑最好走法律途径,但是作为____的员工一方,是否能获得理想的赔偿确实是一个未知数……


上一篇:2019年,请对设计师好点!

下一篇:没有了

电话:xxxxxxxxx
传真:xxxxxxxxxx
邮编:xxxxxx
地址:xx省xxxxxxxxx